当前位置:主页 > 音乐教育 >

中央音乐学院卡内基音乐厅演出大获成功

     点击数:次      发布时间: 2019-12-31 21:45:04 来源: 北京乐器新闻网

纽约时间2019年12月13日晚,无疑是中国音乐家们的高光时刻。由指挥家俞峰教授执棒,中央音乐学院交响乐团首次登上了纽约卡内基音乐厅的艾萨克·斯特恩大厅(Isaac Stern auditorium),在这里首演了中央音乐学院8位作曲家的8部大型管弦乐作品。

在这个有着128年历史的世界著名音乐厅里,曾上演过无数不同类型的音乐会,见证了无数首演作品成为经典进入音乐史,也书写了许多著名音乐家从这里走上职业巅峰的故事。12月13日的这个不眠之夜,属于俞峰教授指挥的中央音乐学院交响乐团,属于中央音乐学院的8位作曲家,更属于遥远而古老的中国文化。

按照当晚的演出顺序,音乐会的8部作品分别为:贾国平的《聆籁》(Listen to the Sounds of Nature)、秦文琛的笙协奏曲《云川》(The Cloud River, Concerto for Sheng and Orchestra)、郝维亚的竹笛协奏曲《牡丹亭》(The Dream of Peony Pavilion, for Bamboo Flute and Orchestra)、叶小纲的《美丽乡村》(The Back of the Village)、唐建平的《仓才》(Cang Cai, for Marimba and Orchestra)、陈丹布的琵琶协奏曲《袖剑与铜甲金戈》(Sleeve Dagger and Warriors, Pipa Concerto)、常平的管弦乐曲《黑光》(Black Light)、郭文景的竹笛协奏曲《愁空山》(“Sorrowful, Desolate Mountain”, Op. 18b, for Bamboo Flutes and Orchestra)。

音乐会结束后,哥伦比亚大学艺术学院作曲系主任乔治•弗雷德里希•哈斯(Georg Friedrich Hass)动情地说:“这是一场丰富多样而又令人震撼的音乐会。”音乐会结束的第二天,乐评人兼音乐专栏作家琳达·奥尔特(Linda Holt)在“纽约古典评论”(New York Classical Review)发表了题为《来自北京的音乐学院管弦乐队在美国的首演提供了中国音乐的范本》(Beijing Conservatory Orchestra provides a sampler of Chinese music in U.S. debut)一文。在高度评价音乐会质量之余,文章认为本场音乐会“为西方观众打开了中国音乐创作和表演的视听新世界”,“为中国音乐的海量当代音乐创作供了启迪”。

显然本场音乐会让海外的观众看到了当代中国作曲家的创作水准和创作状态。

这场严肃的“当代作品”音乐会,在整体上呈现了前沿性、探索性、学术性和人文性等特点。当晚的高上座率、数千名观众持续热情的掌声和欢呼、长时间的谢幕,以及音乐会结束后来自各方的好评,足以说明这是一场让纽约音乐界、文化界惊艳的音乐会。

“前沿性”在于它在技法上和写作观念上,体现了当下的创作前沿,不少作品至少在某一方面或者某一个角度上呈现了不同于以往的音乐表达方式;“探索性”是指作品寻求了某种新的尝试或者将某一乐器的表现特征进行了有效的开拓和挖掘;“学术性”在于它呈现了学院派作曲家特有的、基于音乐历史文献和传统基础上的某种创新;“人文性”是指音乐会上演的作品,在很大的程度上既涵容了浓厚的中国文化色彩,又在一定的程度上有着热切的当代人文关怀。

 

 

开场的《聆籁》,创作于2018年,在整体上呈现了一种完全不同于西方亦不同于中国近现代音乐语体的声音结构。在中国文化中,“天籁之音”是一种至高至美的声音观念,“籁”泛指一般的声响,“天籁”“地籁”和“人籁”分别对应自然万象的不同声响。在《聆籁》中,贾国平以独具个人风格的创造,模拟和抽象了万籁之音的声音结构,通过处理特色打击乐与不同管弦乐器的发声组合,形成了复合多变的音色音响,描绘了四季流转中的万物景观,呈现出自然与人文融为一体的诗情画意。在音乐发展逻辑及其段落的连接上,既出其不意又“合情合理”,全曲流畅而自然,构成一个精美的整体。

笙协奏曲《云川》,创作于2017年。秦文琛将笙这件有着3000多年历史的古老吹管乐器赋予了当代色彩。作曲家充分挖掘了笙的表现手段,拓展了笙的表现力,利用了笙作为簧片类乐器及所具有的和声性特点,将之与西洋管弦乐队进行了巧妙的结合,展现了流云奔涌、幻彩变异的无穷想象。笙乐器在高音区大量音块的使用,管弦乐器弹、拨、顿、跳、泛音滑奏等“非常规”演奏法与笙的呼吸吐纳,形成或为呼应或为对峙的交织融合,营造了余音绕梁的空间感。

郝维亚的竹笛协奏曲《牡丹亭》呈现了浓厚的中国文化色彩,这种色彩绝不仅是因为作品的主题音调来自于江南丝竹和传统笛乐,而在于在全曲的结构上,呈现了东方思维中较为典型的“线性”与“渐变”的特点。作品的另一个特征,是作曲家在声音的处理上,如雕刻般地打磨出了某种“纹理”质地,既有梦幻般的空灵,又有人声吟咏般的温暖。《牡丹亭》是西方人较为熟悉的东方故事,相信在这首竹笛和西方管弦乐协奏的作品中,西方观众定能感受到中国文化另一种不凡的典雅。

叶小纲的《美丽乡村》是今年刚刚创作的新作,本场音乐会是该作品的世界首演。作品一如既往地展现了作曲家创作中特有的唯美和精致。在这首作品的技术方面,作曲家叶小纲似乎在寻求可听性和丰富的表达性之间的某种平衡。若隐若现的旋律音调被处理成色彩斑斓的片段,长短交织音乐线条此起彼伏,整首作品格调优雅从容,兼顾了主流审美和音乐表达个性的统一。

《仓才》是作曲家唐建平写于2003年的一首打击乐协奏曲作品。一个不得不承认的现实是,不论在西方还是中国,相较于其他体裁类型的作品,打击乐协奏曲数量都不多,好作品则尤为稀少。而这首打击乐却是当之无愧的中国当代同类作品中的杰作。显然,西方观众无需了解“仓”和“才”两个戏曲记谱法的具体含义以及所表达的音色内涵,《仓才》作品本身所具有的绚烂色彩、多变的节奏和丰富的音色变化,已经震撼了全场。主奏打击乐由马林巴和不同形制的鼓组成,与乐队的协奏,形成两种不同特质的音响效果。打击乐协奏曲的难题之一,是要解决丰富性、炫技性与音乐的内容表达之间的内在矛盾,而《仓才》恰恰极好地平衡了这几个方面。

琵琶协奏曲《袖剑与铜甲金戈》,源于作曲家创作的同名舞剧,是曲作者陈丹布历时多年的心血之作。作品的原型最早可以说追溯至上个世纪90年代。此后,陈丹布又改编了不同版本,当晚的音乐会上演的版本是交响乐团和琵琶的协奏版,在时长和音乐结构上作了较大幅度的改编。作品的灵感来源于荆轲刺秦的历史故事,刚猛浓烈的节奏和琵琶细腻的丝弦之声合为一体,弦乐细密的音型展现了袖剑舞姿的遒劲和优美,描绘了和歌操舞的场面。

如同它的名字《黑光》一样,常平这首“纯粹的”西洋管弦乐作品呈现了巨大的音乐张力和令人回味无穷的哲理意味。“光”和“黑”是两种属性截然对峙的物理(物质)现象,音乐亦呈现了两种极为不同的声音对比,强似山崩地裂,弱如叶落抽丝。在音乐的发展逻辑上,高音和低音走向了两个彼此冲撞的端点。如同巨大的引力场,音乐呈现了无穷的多维空间,变化多样的音高、节奏,以及力度的巨大差异使作品的有着鲜明的性格特征,作曲家在乐队音色的组合及使用上,也别具一格,整首作品令人回味无穷。近年来,关注当代的社会思潮、科技的进展、文化的走向和当代人的精神状态,是常平创作中一个重要的主题。《黑光》也许能让西方观众体会到中国作曲家对世界的独特思考。

终场曲目竹笛协奏曲《愁空山》,是郭文景的重要代表作之一,也是当代竹笛作品中的经典之作。作品最早动笔于1992年。作曲家的创作灵感来源于李白《蜀道难》中“又闻子规啼月夜,愁空山”一句。作品的不同乐章使用了不同的笛子,形成圆润悠扬、高亢清脆、雄浑深沉的不同音乐意境。这首作品无论在难度和音乐技法语言的前沿性方面,都可以说是领先于时代的作品,20多年过去,它的魅力依然不减。作曲家在作品中大量使用了双吐、颤音、滑奏、长气息循环换气等竹笛演奏技术,以及变化多样的半音和微分音,这些演奏技法和音乐语言的应用,拓展了竹笛的表现力。

在独奏方面,本场几位演奏者的演奏实力毋庸置疑,他们毫无例外地将古老的中国民乐的魅力展现得淋漓尽致。年轻的演奏家郑杨和范临风分别出色地演绎了《云川》和《愁空山》这样难度极大的协奏曲,将笙和竹笛这两件民族管乐器吹奏得丝丝入扣、精致细腻。而张景丽演奏的《仓才》则有酣畅淋漓、“荡气回肠”之感。

担任《牡丹亭》竹笛演奏的戴亚和担任《袖剑与铜甲金戈》琵琶演奏的张强,都是有着强烈个人风格特质的民乐演奏家。但二者相似之处也极为明显:带着东方文化特有的那种文质彬彬的儒雅。然而,他们手上的乐器却犹如奇妙的“神器”,变化多端、出神入化。

相比“久经沙场”的独奏家们,年轻的中央音乐学院交响乐团当晚的表现更令人欣喜。作为一支刚刚组建两三年的职业乐团,他们在国际顶级舞台上表现出从容不迫的高水准。而俞峰教授则再次展现了杰出指挥家的风采,他极好地挖掘了作品的表现特征,并严谨地处理了每一首作品,其指挥动作干净清晰,表达精准细腻。

 

 

本场音乐会,呈现了中国民乐巨大的表现空间。在本场音乐上,无论协奏曲还是混合编制的作品,中国民乐与西洋管弦乐都进行了毫无“违和感”的深度融合,也展现了中国传统民乐在当下的魅力和光彩。

本场音乐会也从一个侧面呈现了当代中国作曲家的创作状态、创作思考、创作实践和创作境界。音乐会以高度原创性的作品,把当下中国作曲家最前沿和深刻的思考呈现给了世界。

本场音乐会还展现了中央音乐学院强大的创作、演奏实力,以及雄厚的师资力量和教学水平。也体现了我院的作曲家们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的创新精神。

 

总之,本场音乐会代表了中国当代音乐创作和演奏的最高水准,让更多人的西方观众更为深刻地理解了中国当代音乐创作和优秀中国的文化。

出国留学 外汇牌价 鬼故事 驱动下载 电商运营 红木家具